《雪花周刊》第4期出刊

文化        2019-06-11   来源:城堡秘密

↑ 点击上方“会宁文苑”关注我们

图|网络   文|李老乡等   音乐|横山菁児


目  录

李老乡|古老的卒

江一郎|你有这块冰绝望么

马德刚|没那么疼了

宗小白|春日篇

黄小线|花间辞

蚊   子|下雪了

张一兵|在人间

吴焕塘|羊的模样

叶庆松|当我念及那片炊烟

沧海一粟|村居



李老乡|古老的卒

风吹平沙 蹦出小鬼

自己的白骨自己枕着

枕着读书


箭头悠悠而来

矛头悠悠而去

悠悠的将士悠悠的死

死在汉朝的大兵

未能录入汉代的古墓

对鬼来说无疑幸福


可以读天 读地 读人

读人写的书里

怎样描绘鬼的故事

(作者已故,缅怀。)


/李老乡,原名李学艺,笔名老乡。1943年12月23日出生于河南伊川,2017年7月10日在天津离世。1966年毕业于甘肃师范大学美术系。曾任飞天文学月刊社编辑、副编审、编审。曾出版诗集《野诗》、《野诗全诗集》等,曾获鲁迅文学奖、人民文学奖。



江一郎|你有这块冰绝望么

说到绝望

你有这块冰绝望么

 

你看,春天明明来了,鸟雀

啾啾,叫暖光影

她却在落泪,她体内全是泪啊

无声地哭了

 

等到遍野花开

泪儿也已淌尽,她甚至

来不及说出绝望啊

就悄然离去

 

在细草间

在浅风里

(作者已故,缅怀。)


/江一郎,本名江健,1962年生于浙江台州,2018 年 2月 5 日去世。2000年参加《诗刊》社第 16 届青春诗会,2003 年获首届华文青年诗人奖,2004年获人民文学杂志社诗赛一等奖。著有诗集《风中的灯笼》 《山地书》等。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。



马德刚|没那么疼了

小时候

身上哪里破了

流血了

随便抓一把黄土

撒在伤口处

在太阳底下晒晒

或者用嘴巴使劲吹吹

血很快便止住

也就没那么疼了

外婆去世后

被埋在向阳的小山坡

足有三米深

乡亲们拿着铁锨

你一锨我一锨

一直填上来

仿佛一道很深的伤口

被黄土层层掩盖后

亲人们也就

没那么疼了


/马德刚 ,甘肃通渭人,80后。作品见于《诗潮》《岁月》《文化艺术》(韩)等期刊和《2018天天诗历》等诗歌选本。著有诗集《浮生辞》。



宗小白|春日篇

在杏仁镇,圣洁的事物

都是寡言的。像春天默默

为土地所用,像土地默默

为秧苗所用


像秧苗默默为希望所用

像希望,熄灭又燃烧

为一年又一年的

寒冬所用


在寒冬,年幼的我知道

整个杏仁镇的寡言

是在一小块烙好的

薄饼里


只要它冒着腾腾的热气

分到一只碗里


其余的碗都会

无声的空着


/宗小白,江苏省作协会员,写诗,做手工。



黄小线|花间辞

我在陌生的山谷

产生错觉:我曾经来过这里


每一块石头的坚硬

我有所了解

蜜蜂隐藏着毒性

我有所了解


遍野的花开花落,早有命运来安排

哪一枝在前朝就开了

哪一枝最先枯萎在角落里


……我不求解

在无比漫长的时光里


身披露水的人,不断与我道别

从黑夜赶来的人

又跟我打起了招呼


/黄小线,广西人,著有诗集《我们活得太久了》,《坏人都到齐了》。



蚊子|下雪了

他拖着瘸腿,拉着板车

一车的破烂还是凑不够

女儿一月的生活费。咬咬牙

再坚持一下,雪下大了

再回去。女儿在学校里

心事重重。吃咸菜。不说话

倔强,警觉。把自己藏在

一个角落里。下课后,她跑到

商店里,用节省的钱给爸爸

买了一件厚棉衣。灯光下

红扑扑的脸蛋,散发着

柔和的光。孩子,快点长吧

好心人,你们快来娶走她

别让她一个人走雪地里

别让她去垃圾桶旁找父亲

她还小,大雪中

那么不易发现


/蚊子,70后,四川人,现居惠州。发表过东西。




张一兵|在人间

二楼,窗台下传来鸟的叫声

断断续续,哀伤而凄厉

我不堪其扰,用枕头捂住耳朵

那种撕裂感更加让人无法躲避

它听上去像是受伤

折了翅膀或被冻坏的鸟

我动了恻隐之心

从床上一跃而起,趴到窗前

探出头去,搜寻楼下的灌木丛

看看它在哪里

我想如果我看到它

就从窗子上跳下去

对它实施援救

但什么也没发现

楼下一个小小的孩子

在蹒跚学步

走走停停、时快时慢

母亲蹲在不远去,伸出鼓励的双手

叫声从他脚下那双带气垫哨音的鞋子

发出,每踏一步,就叫一声

连续几步,就连叫几声

叽—叽叽—叽

踉踉跄跄,这多么滑稽

我回到浴室

洗漱一番,穿上人间的

衣服和鞋子,走出门去

听见自己的脚下

同样发出哀伤的鸣叫。

 

/张一兵,70后,中国诗歌学会会员。湖南省诗歌学会副秘书长。有作品发表于《诗选刊》、《汉诗》、《绿风》、《延河》、《湖南文学》、《散文诗》、《天津诗人》等刊物。出版诗集《熟悉的河岸》。



吴焕塘|羊的模样

坡上的羊,有时像云

有时像误入风口的纸张

大概只有草,才知道羊的模样

从二月某个暮日开始

一群又一群的羊出现在这里

又消失

好几次,一只羊就在不远处看着我

它忘记了草和更多安静的羊

我想我无比接近答案了

但是我不能逗留太久


天色已晚

我身后的灯火重返了人间


/吴焕唐,海南人,作品见于《椰城》《诗歌月刊》等,《读一首好诗》执行主编,策划人。



叶庆松|当我念及那片炊烟

我曾在一首诗里写过

“二月属于过去式

我承认,老家的房上早已青苔斑驳

仍有烟尘被风掳去的证据”


现在,我救过的竹林动了恻隐之心

它向我透露当年的真相

——“春风是绝对的侵略者

它抢走了您的父亲 您的炊烟”


好难过,不忍念及故乡的一切

草木太轻,山水沉重

唯有那片炊烟

在我的血液中游走,又一层层破碎


/叶庆松,男,八零后,中国诗歌学会会员,重庆云阳作协理事。有诗入选《诗选刊》《芒种》《中国诗人》等纸刊和网媒。



沧海一粟|村居

蚂蚁上树。人参果压低枝头

也压低了枝叶间的阳光


村庄里,鸟鸣也不会太高

不会高过戏楼的青瓦和红砖


往往是一蓬灯光引来一只飞蛾

一阵秋风领回一场秋雨


往往是闪电已经消散

我们才听到了滚滚的雷声


/马晓,笔名,日尧,沧海一粟,内蒙古察右前旗人,供职于机集团。

本期编辑|梦兮


名誉主编:孙志诚  杜永胜

顾  问:毓   新

主  编:周志权

编委会:

李  明  杨镇勇

刘海英  常琦彪

阎晋平  康建权

会宁文苑

一个有灵魂的公众号

长按扫码可关注

投稿邮箱:

小说:1579373881@qq.com

散文:1009315008@qq.com

评论:897424377@qq.com

诗歌:zhongguocaogen@163.com

RECOMMEND
会宁县作家协会荣誉出品

《雪花周刊》第3期出刊

《雪花周刊》第2期出刊

《雪花周刊》第1期出刊

关于加入会宁县作家协会的公告

相关阅读